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张明:诡异的全球市场

张明:诡异的全球市场

2020年3月以来,全球市场出现了新一轮动荡。
    
表现之一是美国股市大跌。截至2020年3月6日,与2020年的年内高点相比,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标准普尔500指数与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已经分别下跌了12.5%、12.2%与12.6%。即使美联储在3月3日宣布紧急降息50个基点,也仅在3月4日这一天有限提振了股市。3月6日,美国三大股市指数均重新低于3月3日。除了美国股市之外,全球股市也是哀鸿遍野、满目皆绿(中国股市迄今为止似乎有些例外)。
    
表现之二是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急跌。截至2020年3月6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已经下跌至0.74%,这是美国历史上长期国债的最低水平。与2019年底相比,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已经下跌了118个基点。仅在2020年3月份前6天,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就下跌了39个基点。如此陡峭的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下跌,在历史上非常罕见。
    
表现之三是黄金价格再度显著上涨。截至2020年3月6日,伦敦黄金现货价格涨至每盎司1684美元,与2019年底相比上涨了10.5%。
    
表现之四是原油价格暴跌。截至2020年3月6日,布伦特原油现货价格跌至每桶45.6美元,与2019年底相比下跌了32.0%。而在3月9日亚太市场开盘后,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大幅跳空低开,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在短短数秒之内下跌了31%,有每桶45美元左右暴跌至31美元上下。如此迅疾的原油价格下跌绝对是有史以来罕见的。原油价格快速下跌带动美国股指期货进一步下跌,甚至触发了熔断交易机制。
 
    
风险资产(美国股市与原油)价格大跌、避险资产(国债与黄金)价格上涨,这意味着全球投资者风险偏好下降、避险情绪上升。这一现象本来并不奇怪,但2020年3月初全球市场的这一轮表现,至少有两点非常诡异之处,一是导致全球市场剧烈动荡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二是为何全球市场的反应为何如此强烈,不同资产涨跌幅度为何如此之大?
    
毋庸置疑,新冠病毒(COVID-19)肺炎疫情的暴发与扩散,是本次全球市场调整最直接的原因。这次肺炎疫情自2019年底在中国武汉暴发后,目前已经扩散至全球多个国家。全球范围内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0万人,显著超过了2003年非典时期。虽然肺炎疫情在中国国内已经得到较为有效的控制,但肺炎疫情的国际扩散速度惊人,目前意大利、韩国、伊朗等国家疫情最为严重,病毒在日本与美国等国家的扩散也不容小觑。由于新冠病毒的最初来源、传播机理等机制尚未彻底搞清楚,目前尚未研发出有效疫苗,导致全球范围内出现了较大程度的恐慌,这是导致全球投资者避险情绪上升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不过,即使考虑到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近全球市场如此动荡似乎仍然比较奇怪。毕竟迄今为止,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扩散仍是可控的。此外,各国政府已经高度重视肺炎疫情的潜在冲击,并采取系列措施进行应对。中国政府成功应对肺炎疫情的一系列举措也为世界各国提供了一定意义上的参考经验。既然如此,为何全球市场上投资者似乎存在明显的过度反应,且反应愈演愈烈呢?
    
笔者认为,导致近期全球市场出现一系列反常现象的,除了肺炎疫情这一外生不确定性冲击之外,至少还包括其他要素:
    
一是全球投资者对未来全球经济增长前景非常忧虑。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仅为2.9%,显著低于2018年的3.6%。国际经贸冲突上升、美国经济增速高位回落、中国经济潜在增速下降、英国脱欧拖累欧盟与英国短期经济增长,这些因素本来就让投资者非常忧虑了。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暴发无疑是雪上加霜。至少在2020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增速都将保持疲弱态势。目前来看,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甚至可能低于2.5%。如果这一现象发生,这就意味着全球经济陷入了衰退。
    
二是目前发达国家用于刺激经济增长的政策空间已经非常有限。经过3月初这次降息之后,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仅为1.0-1.25%,这意味着美国只剩下100个基点的常规降息空间了,这也是为何美联储降息后美国股市不涨反跌的重要原因。特朗普政府在美国经济增速强劲时仍在大手大脚地花钱,这使得美国政府实施逆周期财政政策的空间进一步被压缩。发达国家纷纷出现负利率状态,这意味着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空间有限,除非各国央行重新实施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各国国内民粹主义的抬头,使得各国政府进行结构性改革的空间也日益狭窄。
    
三是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博弈仍在以新的形式加剧。这次全球原油价格暴跌,直接原因是俄罗斯与OPEC在减产协议上谈崩。但更深层次的原因,乃是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地缘政治博弈。叙利亚问题、伊朗问题未来一段时间依然扑朔迷离。只不过诡异的是,通常在中东地区地缘政治博弈加剧时,全球原油价格将会飙升。而这次沙特与俄罗斯之间的博弈,却是以双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进行的。除了博弈双方都会受损外,美国的页岩油气生产商、中国的石油三巨头也都会纷纷中枪。
    
综上所述,低迷的全球经济增长前景、日益狭窄的逆周期宏观政策空间、仍在升级的中东地缘政治博弈,再加上本轮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暴发,是造成近期全球金融市场出现新一轮动荡的主要原因。金融市场上的危机是可以自我实现的,这一点值得各国政府警惕。此外,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必将对中国金融市场产生显著冲击,近日国内所谓的“中国A股市场是全球新的避风港”的说法恐怕过于乐观了。
 
注:本文为《中国外汇》专栏文章,尚未发表,谢绝各类传统媒体转载。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9